• 当前位置: 环球彩 > 环球彩登录 > 正文

  • 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时间:2019-03-23   作者:admin  点击数:

      营区食堂里灯火通明,十几道热气腾腾的菜陆续上桌,比平日里丰盛了许多。官兵们吃着这迟到的年夜饭,轻声谈笑着,忘却了白天巡逻路上的危险和疲惫。

      上察隅,是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与横断山脉交汇处的一个不起眼的边防小镇,这里地势落差较大,交通不便。西藏昌都军分区边防某连官兵就驻守在这里,他们负责巡逻的一段边防线,是我国少有的没有划定国界的边境线之一,也是西藏边境最危险的一条边防线。在这里,边防官兵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青春走成了界碑、将忠诚写在了雪山之巅。

      

      春节期间的上察隅镇冷冷清清的,为数不多的店铺也都大门紧闭,空旷的街道、零星的犬吠让这里的冬天显得愈发寒冷。如果不是营区门前贴着的对联和悬挂的大红灯笼,这里几乎感受不到农历新年的气息。

      翻过两座雪山,再爬一段被他们称为“千层梯”的陡坡,远远地看到两块天然大石头,官兵们称它们为“大岩”“小岩”。每次大家到这个地方,都会有些激动,因为看到这两块石头,就意味着距离此次巡逻任务的终点不远了。

      “快,救人!”马明连长大声喊着,身旁的战士胡康林眼疾手快,一把将吾金多布杰拉出。望着寒气逼人的“冰窟窿”,吾金多布杰瘫坐在雪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巡逻官兵艰难行进在海拔4500米的某雪山口。

      完整巡逻视频

      

      

      帮助跌入冰窟窿的战友脱险。

      夜幕降临,经过18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巡逻官兵终于回到了营区。“累吗?”笔者问身边的上等兵苏嘉城。他说:“累啊,但是我们穿着这身军装,在万家灯火中保卫边疆安宁,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儿,累点也是值得的!”笔者又问他们:“你们的新年愿望是什么?”话音刚落,几名战士争着回答:“希望——今年连队能让我参加巡逻!”“希望——爸妈身体健康!”“希望——今年我可以留队……”

      

      

      巡逻前,战士们给军犬“拉菲”穿上防护装备。

      中士杨飞明介绍说,这两块石头被称作“戍边墙”,上面写着许多名字。每一次巡逻到这里,官兵们都会用红色的油漆刷上自己的名字。风吹日晒,等到名字变得模糊时,就会迎来下一波戍边人。说着杨飞明用油漆将石头上“王恩银”的名字一笔一划小心地重新描红,然后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胡康林一边安慰年轻的战友,一边将大家召集过来交待雪中行进的注意事项:“前方的雪山容易出现雪崩,大家一定要先注意观察,安全后快速通过”“下一座大山有一段路面异常危险,大家用背包带绑在身上协作通行”……

      大年初二凌晨4点,战士们踏上了巡逻路。

      上士胡康林是四川巴中人,因执行任务次数多、巡逻道路情况熟、处置情况经验足,被连队官兵亲切地称为“巡逻王”“活地图”,从军10年来,他55次踏上巡逻路,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走过“绝望坡”,战士们在悬崖边停了下来,易彩云一齐默默向着悬崖的方向敬礼、默哀。上士范贤刚一边从背囊里取出零食抛下悬崖,一边念叨:“恩银啊,班长今年就要退伍啦,以后春节怕是没机会再来看你了……”这个驻守边疆12年的硬汉,没有了往日的坚强,话语里带着哭腔,泪水浸湿了脸颊。

      “爬上这座山,我们就到点位了,大家抓紧时间,洗脸收拾一下,即使在杳无人烟的地方巡逻,我们依然代表着中国军人的形象。”连长马明对战士们说。

      没等连长说话,中士贺钢摸着“拉菲”的头缓缓开口说:“2014年春节巡逻,路上遭遇暴风雪,道路被积雪掩盖,电台失联,如果不能尽快回到单位,整个巡逻队伍都要滞留在海拔4500米的雪山上,那是非常危险的。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军犬扎西突然跑了出去,每前进一段就回头朝大家叫上几声,参加巡逻的带队干部吴宁建议大家跟着军犬走。官兵们半信半疑地跟在扎西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赶,最终脱离了困境。扎西却因为在雪堆乱石中找路,爪子被磨破,身上被乱石划出多道伤口,归建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从此,连队每次巡逻都带军犬上山,并且为它们‘全副武装’好。”

      事后得知,10年前,连队官兵巡逻途中连降大雨,泥石流雪崩冲断了巡逻路,只有一棵被刮倒的大树可以让人通过。尖兵班战士王恩银在帮助战友建立安全通道时,被滚落的大石砸入悬崖下的冰河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战友们在他牺牲的地方简易地立了块碑,每次巡逻路过都会过来陪他说说话,给他讲讲单位新近发生的事。

      (建议在WiFi条件下观看)

      连队营区。

      风越刮越猛,雪越下越大,官兵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第一次参巡的上等兵吾金多布杰,东跌西撞间迷失了方向,突然,只听“咔嚓”一声,吾金多布杰脚下的冰层破裂,身子随即陷进积雪中。

      蹚过寒冷刺骨的冰河。

      官兵利用攀登绳攀爬“绝望坡”。

      ↓↓↓

      官兵躬身行进在高海拔的山口。

      山上风大雪大,原来的标志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中士贺钢拿出一大桶红色油漆,用刷子重新写下了两个鲜红的大字——“中国”。排长顿珠从挎包里拿出国旗,官兵们托起五星红旗,站在山巅举起右手宣誓:“我的脚印是界碑,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曹洋,把我行李箱拿过来,再给‘拉菲’加件棉袄。”刚进营区,便听见一阵呼唤声,还没等反应过来,一条 “全副武装”的军犬“嗖”地一下冲到笔者面前。

      连队曾有一名战士第一次走到这个位置,望着这一座座永远走不完的高山感慨地说,“绝望啊!”“绝望坡”由此得名。此时此刻,笔者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绝望”二字的含义。

      

      大年初二,凌晨4点,周围一片静寂,驻地百姓还沉睡在春节喜庆的梦乡中,巡逻官兵早早起床,整理背囊,准备执行边境巡逻任务。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武装巡逻分队到点到位,宣示主权,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建议在WiFi条件下观看)

      这条军犬身上竟然穿着衣服、爪子上还有爪套……看出了笔者的困惑,连长马明解释说:“以前连队有6条军犬,如今只剩‘拉菲’了!巡逻路上情况复杂,要经受悬崖峭壁、乱石荒岭、冰河沼泽、毒蛇蚂蝗等重重考验。现在这个季节,早已大雪封山,如果不给军犬做好保暖措施,它不一定能撑得下来。”

      经过4个小时的行军,官兵们来到了被称为 “绝望坡”的地方。一道近百米高的山梁横亘在眼前。战士们粗糙、皲裂的手,像一个个铁钩子,拉着笔者向上攀爬。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人头疼、胸闷,在官兵们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到了最高点,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没想到,又一道山梁横在了眼前,官兵们说像这样大山后面还有两座。

      来源:中青军事发布 ID:junshibu

      

      “那为什么还要带它上山?”来牵狗的列兵梁家浩不解地问。

      “出发!”随着指挥员马明一声令下,一支由20多人组成的巡逻队从营区出发了。

      平复了心情,官兵们又踏上了巡逻路。随着海拔的升高,空气变得稀薄,积雪的山路越发崎岖难行,行进中体能消耗越来越大,有些战士的嘴唇已经变得乌青。

      

      

      到达巡逻点位。

      走过积雪路面,只听到“哗哗”的水流声,山顶积雪融水汇集一处,向山下奔涌而来,湍急的河水再一次挡住了官兵前进的步伐。官兵们只好蹚水过河,大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不仅要忍受刺骨的寒冷,还要防止被湍急的水流冲走。

      1个半小时后,官兵们终于到达了此次巡逻的目的地。马明大声命令:“尖兵班,在我左前方10米处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担任警戒!其余人过来查看标志!”

      作者:何勇、张俊、张秋、章智鹏

      所谓的点位就是由一块大石头和一堆小石头组成的一个不起眼的标志。马明告诉笔者:“这条边防线没有划定国界,所以没有办法立界碑,我们只能在石头上写下‘中国’两个大字,作为标志。”

Powered by 环球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